夜雨

今朝,往昔

第二章 变故



一切的变数似乎是从丞飞宇,也就是四个孩子中皮肤较黑的那个男孩离开荷塘村说起。

丞飞宇的父母并不是荷塘村的人,听人说他的父亲是京城的官,只是来荷塘村修养的。

他走的前一天晚上,四个孩子从家里悄悄跑了出来,在一起玩耍的地方相拥哭了一晚,并且发誓要履行他们的诺言,成为他们想成为的人,约定了十年的京城碰头。

第二天清晨,丞飞宇因熬了一夜沉沉的睡去,最后还是他父亲将他抱上了马车,离开了荷塘村,如果有人来得及去送送他们,估计会在那个面容憔悴的京官脸上,看到一丝不舍,一丝悲哀。

丞家离开没几天,村子里的气氛突然变了,很多大人时不时就往莘月家,也就是村长家跑,好似在商讨什么大事。整个存在都变得有些急躁,日后的洛雨辰想,那便是一切灾难的前兆吧。

这种诡异的气氛没有维持很久。有一天,洛雨辰带着莘月和林煜泽到村南面的山里采些日常要用的药材,采着采着竟忘了时间,在回过神来,天已经黑的差不多了,隐隐还能看见山下村子里的灯光。

洛雨辰有点着急了,她知道这么晚回去母亲一定会着急的,收拾了东西唤上两人就要走。可“哎呦”一声,伴着重物落地沉闷的声响,莘月竟是从坡上才了空,滑下来了好几米,待父亲是郎中的林煜泽一瞧,发现她扭到了脚踝,小姑娘从小没受过什么伤,来这一出竟是眼泪都逼到了眼眶里,不停地打转。

三人身材相近,况且是山路,洛雨辰实在是不敢背着她下山,太危险。她心里惦念着母亲,眼下又是这个情况,饶是洛雨辰平时再怎么冷静也不过是个孩子,终究是慌了神,不知怎么办才好,就在纠结着怎么把人安全带下山时,坐在地上的莘月像是看出了洛雨辰的为难,便开口道

“我没事的,要不你们先下山,叫上人来寻我,要是留一个陪我的话,还给来的大人增添麻烦。”其实那时的莘月只是想自己哭一鼻子,在朋友面前她一直都是坚强的,她只是不想让朋友看见她哭而已。

就是这么漏洞百出的借口,当时慌不择路的洛雨辰竟没听出什么毛病,还点了点头表示认同,而当时的林煜泽也不是什么有主见的孩子,当下就听了莘月的话。

“好,你等我们一会,马上就来接你回家。”这,大概是洛雨辰说过的最荒唐的话,而同林煜泽转身那一刻,大概是她这辈子做过的最糟糕的决定。

洛雨辰永远忘不了那个场景,她和林煜泽一路小跑下了山,远远就从草丛里看到了灯光,闪烁着有些刺眼。可洛雨辰就是感觉不对,太安静了,他们里村子最近的一条路不过几十米,却一点声音也没有,再走近点终于有了声响,好像是压抑的哭泣声?

洛雨辰猛的停下了脚步,林煜泽便也停下来看着她,一脸的疑问,就在洛雨辰想对他说不对劲时一声惨叫划破了寂静。

“不!!不要!!!你们放开她,放开!!!杀我,杀了我啊!!!!”是一个男人的声音,两个孩子被惨叫吓得一震,经管他们天天谈论这什么大侠大侠的,可真的听到“死”这个字眼,孩子们还是害怕了。洛雨辰和林煜泽快步向前,趴在草丛了,吧啦开眼前的障碍,折磨两人一生的画面就这么毫无保留的呈现在了两个孩子眼前。

原来他们看到的根本不是灯光,而是一片火光, 他们的前面是围了一个大圈的士兵,穿着暗黑色的甲片,火光如鬼魅般点缀在上面。他们将熟悉的面孔团团围住,像是围出了地狱的形状。那些村民在那些刀枪的包围下连一个寒战都不敢打,人群的前面两个士兵拖着一个女人,而刚才大喊的那个人正是他们的村长,他们是莘月的父母。

男人尽力的想摆脱包围冲上前去,他嘶吼着,挣扎着,他身后的人群因他的举动有些躁动。洛雨辰突然注意到,在暗处,站着一个身披金甲的人,他背对着洛雨辰,但洛雨辰盯着他的背影,竟叫她盯出了“嘲讽”二字。她看见那人左手握上了剑柄,手起刀落,洛雨辰的噩梦开始了。

村长的嘶吼声戛然而止,换来的是他头落地的声音,时间仿佛静止了一秒,洛雨辰用力捂住一旁林煜泽几乎尖叫的嘴,他感受到了手上传来的颤抖,她知道自己也一定在抖。

短暂的寂静后,人们终于认清了现实,霎时间所有的声音一瞬爆发,女人的哭喊声,男人的嚎叫声,孩子的尖叫声,所有声音混杂着传入了洛雨辰的耳朵,洛雨辰头一次发现,自己可以听的这样清楚,连那道叫声属于谁自己都能听的清清楚楚。她看见那个人收刀入鞘,胳膊一升一降,便给这全村人宣判了死刑,围的圈开始锁紧,尖叫声此起彼伏,不一会便有鲜血从“圈”中溢出,染红了一旁的稻米地,挣扎的人又被边缘守卫的士兵拦住,一拨一拨的士兵,像永不熄灭的幽火,燃烧着洛雨辰的心。

胸腔中的愤怒大过来恐惧,她突的一动想要冲出去,这是旁边的林煜泽一把拽出她,手腕被拽的生疼,她转头看向林煜泽,发现这个平时温文尔雅的小公子此时眼里充满了狠决,他死死的盯着一个方向,洛雨辰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竟然是林煜泽的父亲,荷塘村真正的君子,一个心善仁慈的郎中,只可惜永远的闭上了双眼,他的那双手到了最后,也是护着自己的病人的。

洛雨辰那一瞬间如同遭了雷劈,浑身汗毛竖立,她不知道林煜泽是以什么样的心情看到眼前的这一切的,她甚至不敢看林煜泽的眼睛,仿佛那温润的眸子有着吸人进入深渊的作用。

突然,洛雨辰感受到了一抹温柔的目光落在了自己的身上,那样熟悉,终于,洛雨辰所有的希望破灭了,她僵硬的支撑起身子,迫使自己看向那人间地狱。

因为她怕

怕什么?

怕她连自己母亲最后一面都看不看

那抹目光属于她的母亲,那个人群中唯一不喊叫的女人,她还是那么端庄,尽管衣服乱做一团,她还是那么温柔,尽管眼中充满的绝望,她还是那样笑着,尽管可能是最后一次。

洛雨辰对上那抹目光,嘴里被自己堵住的呜咽声停了下来,只余眼泪在静静地流着。

她们只隔着数十米,却犹如一个在天,一个在地。对视的那一瞬间,洛雨辰什么也听不见了,她只能看到她亲爱的妈妈,说着

[快跑。。。妈妈爱你]

好似从那一刻,洛雨辰的世界便开始崩塌了,耳鸣的声音盖过了周遭的叫喊声,眼前一片模糊,她努力的扎着眼睛,想要看清楚自己母亲的模样,她突然好害怕,自己会不会忽然就想不起来母亲长什么样?

尖叫声好似弱了下来,那些士兵终于把男人孩子都杀光了,留下女人们抱着她们的家人,哭劈了她们动听的嗓音。

[快走]

她的妈妈这样说着

[快离开这里,我的孩子]

洛雨辰突然反手抓住林煜泽,拽着他就往山里跑,手里的人就像是一尊雕像,洛雨辰差点没把他拉起来。

他们一路狂奔,洛雨辰脑子里无限循环着妈妈说的话,她不敢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没有看到结局,就还会有希望对么?」

她转头看向林煜泽绝望的眼神

「没有看到结局,真的就有希望么?」

没人知道

而这边看着自己女儿离开的丁华,终终于于松了一口气,当这群官兵闯入自己家,她便已经接受了自己的命运,可她的女儿不能出事啊,她还那么小,她还有她的理想。

她知道自己的女儿很坚强,她突然很庆幸女儿有个男孩性格,至少她不用像眼前这些女人一样,抱着自己孩子的尸体,耻辱的死去。

「只希望我的女儿,雨辰,一生顺遂,平平安安,子青,华儿来寻你了」




存文

今朝,往昔

第一章 荷塘村的大侠


“你跳的这是什么舞啊?真好看。”
一片翠绿的大草坪上三个粗布衣衫的孩子围坐着一个穿着薄纱衣裙的小姑娘,小姑娘在三人的簇拥中翩翩起舞,灵动的宛若花丛中的彩色蝴蝶。

轻盈的舞步随着另一个女孩的声音截止,要是有其他人在场,也许直到听到这声音才会发现,围坐在草坪上的三个孩子中,头发稍长点的那个竟是个女孩,她一身粗布蓝衣,衣服颜色有些不正常的发白,很旧,但也被爱惜的很好。此刻她眼睛痴痴的盯着眼前的“蝴蝶”,一双杏眼写满了激动,她实在是太喜欢这舞了,竟一不自觉发声提了问。

“小蝴蝶”停了下来,脸颊还有这因动作发火的红晕,她认真的望着提问人,郑重其事道“这是我自己排的动作,还没有名字呢,你要是想学,我可以教你啊。”轻脆的声音中夹杂着点点骄傲。
“噗”地上的小女孩还没有回答,坐在她旁边的一个皮肤较黑的男孩却先笑出了声。
“哈哈哈,辰辰你还哈哈哈,学跳舞哈哈哈。。。”他一边说视线一边在两个姑娘间来回转换,像是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一片被称为辰辰的女孩脸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成了红色,一旁另一个男孩轻轻的拍着笑成筛子的男孩的头,示意他不要再笑了。

“就,就是,我。。。才不要学跳舞咧,多,多不符合你们大哥我大侠的风范!”一句话被女孩拆成几段,磕磕巴巴的念了出来。

“对嘛,这才是咱大哥嘛!”强忍着笑的男孩小胳膊一撩,搭在了女孩的肩膀上,他僵硬的挺着身子,尽量让自己看上去更“爷们”一些。

“跳舞怎么就不能当大侠了,你们难道没有听过剑舞么?”穿花裙子的女孩有些不服气,鼓着一张粉嫩的小脸,居高临下望着勾肩搭背的两人。

“没有没有,女侠英明,我们以后跟你混。”男孩见势不妙,赶忙改了口。

“哼!谁要你跟着,我是说有剑舞,又没说我要练剑舞,我要编出最美丽的舞,日后到京城去,成为天下第一的花魁!”小女孩越说越激动,一双饱含情愫的桃花眼里闪烁着光亮。

“哈哈,好啊!那日后等我和咱大哥成为名扬天下的大侠,来保护你。”男孩还勾着一旁女孩的脖子,身体随着他的话语一晃一晃的,连带着女孩也同他晃悠。

“不是,那我呢?我也要当大侠,我们仨一起保护阿月。”在一旁沉默良久的另一个男孩终于开了口,在还没变声的年级中他的声音已经比普通男孩要低沉了一些。丝毫没有被另两个人话语感到的莘月,却为这个男孩的一席话红了脸。

“你林公子不是要做大秀才么,怎么又要当大侠了?”没意识到被差别对待的男孩诧异的看向他的好哥们,一脸的不可置信。

“这又咋了,当个大侠多好,就这么说定了!今后离开荷塘村去京城,阿月当天下第一的花魁,咱们仨就当大侠保护她!”因出糗沉默了许久的女孩终于行使了她“大哥”的权利,把林煜泽的话按在了嘴边。

正当其他人要应时,一声怒吼先传到了四个孩子的耳边。

“大侠?洛雨辰你告诉我你要当什么,天天大侠大侠的还是不是一个女孩子了,你看看人家月月,多好啊,你看看哪家的姑娘和你似的,你要那么想和别人打架就别回来了,我生你不是为了让你出去抛头露面,打打杀杀的!”一席话像弹珠一样,攻击着几人的耳膜,而被训的主人公洛雨辰却不慌不忙的从地上爬起来,示意三人回去,自己转头走向了那个长相温婉的中年女子。

没错,“温婉”,要是没听过她训自家女儿那不留余力的样子,是个人都会认为她是个温婉端庄的母亲。其实事实也的确如此,在洛雨辰父亲没有离世之前,洛雨辰的母亲丁华一直都是村里人公认的大家闺秀,荷塘村是个小村,从京城嫁过来的姑娘少之又少,洛雨辰的母亲便是一个。

而如今,丈夫走了,女儿的个性还一次次的脱离着自己的掌控,这让做母亲的倍感压力,可女儿除却这个性,其余没什么不好,甚至可以说优秀,女孩小小年纪非常的懂事自立,是村里出了名的乖孩子,老人孩子缘都非常好,况且她本就比别家的孩子大个半岁,村里其他家长也放心让自己家孩子跟着她玩。可她没想到,其他家长也没想到,这洛家的姑娘竟是个男孩个性,一天天带着全村的孩子帮别人干活,家长们本是开心的,只是必须得忽略其他孩子“大哥”“大哥”的喊着一个姑娘。外乡的人都把这当作荷塘村一大特色。

于是洛雨辰母亲不干了,她好好的养大了一个闺女,咋就成了别人大哥了呢?便三番五次找洛雨辰谈话,而洛雨辰呢?诚恳认错,死不悔改。

于是在今早路过去往村口下坡路旁的草坪听见自家女儿在和自己关系最好的三个朋友说什么大侠,还一连说了好几遍,丁华便再也忍不住跳动的青筋与怒火,冲上去就是一顿批评。

可当女儿真的走到自己身边了,她气却又都消完了。

“妈妈,我们回家。”只见女儿甜甜的给了自己一个微笑,拉起自己的手便要走。丁华见状,也就随着她拉走了,心里一边说着自己不争气,就吃女儿温柔这一套,一边暗暗道“我女儿真可爱。”。

就这样,四个人的“会议”在洛雨辰母亲的干预下草草收场,大家都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第二天该忙活的接着忙活,该谈天说地的接着谈天说地。这样平淡的日子已经过了五年,也就只过了五年。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